返回

潇洒乡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馍头(第2/2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有城镇的污染,每天清早是一天中空气最好的时候,红rì初生,鸟儿在林间飞来飞去,不时发出悦耳的鸟鸣。带着土腥味和花草香清新的空气,清澈透肺。美国人说,中国农村人的厕所比他们国家的餐厅空气还清新那也不是空穴来风。

    林凡的父亲一大早就起来了,生活的困顿使得他没有了生活的喜悦,唯有在秋收的时候感觉到收获的兴奋,盼望着,盼望着,终于等到了收获的季节。一家人和口粮终于有了着落。对于他来说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啊!他将两把镰刀磨的霍霍亮,穿着为秋收准备的破衣烂裳,一幅准备干活的模样。林杰和林凡也一样,全幅武装,身上穿着的是劳动准备的旧衣旧装。

    “准备开镰吧,去喊声你三叔。”林父轻声说。

    每年秋收的时候,林家的安排都是一样的,林凡对此再熟知不过,先将最艰苦的劳作作为工作的开端,人困马乏之后逐渐向村中心靠拢,等人们快累倒的时候,秋收工作也就基本结束了。

    集齐三叔三婶一家人,林凡他们浩浩荡荡地向东山沟村南山走去,路上村里的红男绿女也纷纷向自家的田里出发。这里是他们家最远的一块地,这块地在南山山后,他们一家没有大型牲畜,有的只是小小的独轮车和几副挑担,收获这块地要爬坡下沟,搬运一趟大约有一公里多。

    林凡推着独轮车,这几年来他是车把式,林杰或是林兵给他当副手,这是个苦力活,每年收秋林凡都磨一手老茧,一手老泡,可痛了。

    说实在的林凡很怕干这种活,也极力想摆脱这种繁重的体力劳动,在校读书时他很努力,当个农民,是他最不想的事,往年的秋收时,兄弟们说说笑笑,谈的是林凡对新生活的向望和摆脱繁重体力劳动的种种愉悦和轻松,今年林凡落榜了,没有了往rì的想象,林杰和林兵也没有了开玩笑的心情。一切在沉重的气氛中进行。

    累,真累,没有别的形容词,林凡汗流满面,林兵气喘吁吁。

    “哥,真累啊,这他妈的就不是人干的活,也没个女子过来说会话。”林兵发着牢sāo。

    累,谁不知道累,可是作为一个农民,你没有别的选择啊,林凡又想起了他县城的同学,人家生活那叫幸福,咱们这叫不幸。人比人气死人啊。

    可这就是现实的生活啊,现在的他剩下的只有感叹。

    要努力改变这种现状,林凡心里狠狠地想,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我不能活的这样窝囊。

    林凡家和三叔家加起来有十几块地,林凡很累,林凡想腆个脸去央求有大牲畜人家借个大牲畜用用,刚和父亲提及,父亲就黑个脸骂道:“也不嫌丢人,往年去借,人家是觉的你有可能考个大学,现在人家这样忙,有人理你吗?自己没脑子,也不想想!”

    林凡和林兵吃力地推着独轮车,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林凡心里有的只是屈辱。

    三叔站在田里,默默地叹了口气。

    村里的村民三三二二地站在田里,他们的秋收工作也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大忙的秋天,没有一个人是闲着的,村里的男男女女全体上阵,累了的女子也不考虑羞不羞,和男人一样敞着衣裳,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馍头。

    秋收工作进行了十天左右,林凡在床头上抚摸手上的老茧和血泡的时候,他们家的秋收工作结束了。

    站在高高的山岗上,一眼望去,环山四周没有收获的作物已了了无几,剩下的只是在外打工没有来得及回来的人们的责任田。

    林凡的发小巩志岗回来了。他在临近一个乡镇的煤矿上打工,带回来的消息是他们煤矿出事故了,在最近的一次冒顶事故中,他的两个同伴被砸死了,尸体都没有刨出来,老板每人赔了八千块。

    林凡给他帮了一天忙,他对象很高兴,不时地问寒问暖,志岗的情绪很不好,林凡尽其所能的安慰他,劝他想开点。

    林凡的发小张鹏程也回来了,不过他是被人抬着回来的,他在一个建筑工地上做大工,不小心从楼板上掉了下来,摔折了一条腿,在医院住了二个月,老板给他买了个拐杖,说是适当给他补点生活费,估计他还得在家住几个月。林凡去看了他,他家里只有好娘和嫂子,哥哥不在家,林凡答应今年秋收帮助他。
-->>
m.qishu996.com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