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潇洒乡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馍头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盛夏已过,秋风转来,天渐渐凉了。秋天的农村,遍地金黄,已到了收获果实的季节。林凡通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已逐渐走出了“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的心理困境,与村民的话语多了,与同龄人交往的也频繁了。

    林凡瘦削的脸庞慢慢圆实起来,脸sè也逐渐红润起来,这一切得益于葛红梅送给他的两瓶美酒,本来就不胜酒力的他,每天晚上睡觉一杯小酒就足以使他舒舒服服地睡个好觉,睡眠过后第二天jīng神饱满,干啥都觉的有使不完的劲,他终于恢复了往rì的jīng气神儿。真不知道酒这东西还有这个功效,他甚至有点后悔,要是在学校学习时发现了这个秘密的话他的人生该发生怎样的变化啊!可是造化弄人,有时命运就是给你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历史是不能改写的,没有假设,没有回旋的余地。

    这段时间,林凡通过小丫和林杰的通风报信和葛红梅隔三差五地见面,心中的爱情之花在茁壮成长,他对葛红梅的情意越来越深,有时到了一rì不见如隔三秋的程度。葛红梅也是,本来初中毕业后父亲给好她找了份在邮局上班的工作,可也是在工作之余尽量抽出时间隔三差五地往家里跑。而且还专门避开父母亲周rì休息的时间。

    这样的事对林凡来说是痛苦地幸福着。一方面新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不能老是坐在家里无所事事,他总是在考虑生活的道路应该如何走下去,另一方面他又在和葛红梅幸福地进行着甜蜜的爱情。

    村民们自从农村土地下户以后,农民种田的样式也由集体劳作转变成为以各家各户为单位进行耕作,地块由整块的土地分成了一块块的责任田。东山沟村三面环山,村干部为了分地公平,将村里的优等地、中等地和劣等地集中起来,统一抓阄,按号分地,所以东山沟村每户分到的土地七零八落,几乎每个山头河沟都有。

    九十年代初,人们种植简单,除了作物种子以外,用化肥的都比较少,有条件的养殖户能用点农家肥料,这样就形成了种植简易而收获较难的局面,家里有大型牲畜的能较为省力地将作物收获回家,没有牲畜的靠人力挑担的都有,所以每年收秋就成了每个家庭的重中之重,亲戚朋友相帮集中攻坚就成了收秋的主要形式。

    林凡家五口人,家里分的责任田有七亩左右,按东山沟的人均一亩五分地分的,东山沟的其他人家也是这么分的。按照惯例每年收秋的时候都是和三叔家搭伙。三叔家四口人,有地六亩左右。

    三叔常年在处跑车,三叔是退伍军人,在部队上干的是汽车连,当了八年兵服了八年义务,最后回来的时候只带回来一个驾驶本,在家里坐了二年,没有人用他当司机,只好去附近村镇当了几年煤矿工人,后来改革开放了,社会上车多了以后才在个人老板那里找了份当司机的差事。三叔家养有一男一女,也就是林凡的堂兄妹林兵和林平,林兵和林杰一样初中就辍学在家,现在也已十六岁了,也是在家里闲散无事,和林杰一样,有人用时去工地当当小工,也谈不到能挣几个钱,和林杰不一样的是林兵偷偷抽烟,打工挣的还不够抽烟呢。堂妹林平还小,现在还在读书。

    农村人不是不舍得在教育上投资,他们也不是不明白读书的好处,教育也是投资,需要有经济基础的。摆在农民的孩子面前的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是通过学习,从小学一直读到大学或中专,在九十年代,国家还是包分配的,大学或中专毕业了,顺理成章地分配在某个单位,就有了生活的基础,就有工资可赚了,也就是农民所说的飞黄腾达了。第二条路,那就是孩子读书没成功,年少的时候在社会上闲散无业,有一搭没一搭的打个短工,能赚点是点,年龄大点找个能出力赚钱的活赚钱,然后,打工,打工,直至终老,这就是一条常规农民所走的路。

    农村和城镇的教育资源配置差异使得教育水平发展严重不平衡,农村小学的教师通常都是临时工,拿着正式工老师三分之一的工资,有时只好靠在农村种点地养活自己,教育孩子的同时还得照应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有的人养不住了甚至就半途不干了,孩子们没有人教的时候很多。再者农民种田除了交公粮所剩无几,能吃饱饭已经很不错了,再投资让孩子读书,赚钱没有出路,那是不敢想象的。农村经营模式的落后使得农民不得不时刻劳作在土地上,耕田、除草、除草。。。。。。收获,那是一个农民正常干的工作。像林凡这样能读到高中或是让孩子读上大学的那是凤毛麟角,农村出个大学生那不是说句不容易就能道尽的。可以说多少心酸多少泪啊!

    山里的空气很好,没
-->>
m.qishu996.com
(本章未完,点击进入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