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潇洒乡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天慢慢地暗了下来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葛红梅搂着小丫站在人群的外围,人群zhōng yāng是一个很小的棋盘,对弈的是两个50岁左右的中年人,外围,是村里喜欢凑热闹的三、四流棋手。

    “跳马,跳马”被大家称作是“臭棋”的田三唾沫飞溅地大喊。

    “臭,真是臭棋,昨晚肯定被老婆给骑了,出这样的臭招。”被田三压在身下的是王立本。

    “抻车,嘿,抻车”不知谁又在喊。

    这是一个仲夏的午后,清闲的人们三三二二的聊天或玩他们喜爱的游戏,天气闷热闷热的,远处的玉米和谷子有点成熟的感觉,正是山花烂漫的时节。

    葛红梅和小丫悄声地交流着,没人在意她们在讲什么,村里的小路上不时有人来来往往,人们不咸不淡地打着招呼。葛红梅不时地向林凡家门口瞟几眼,她知道,今天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可能要回来了。

    十七、八的大姑娘羞涩又略带忧郁的紧张地小心观望着,林凡的父亲坏脾气可是出名的,她的心上人会面临怎样的局面呢?

    小丫是葛红梅的闺密,在村间小路上,小丫多次取笑了她,葛红梅脸上红扑扑的,多次镇静之后才恢复到了原来白晰清丽的模样。

    崎岖的山路上,林凡一言不发地紧紧跟在父亲的身后,父亲肩头上是林凡上学时用的被褥,林凡肩上是林凡千挑万选不舍丢弃的书籍,从车站到家里10多公里,他们就是这样走来的。

    “再复读一年能考上吗?”林凡的父亲曾严肃地问过林凡。

    “没有绝对的把握。”林凡是这样回答父亲的。

    林凡是个好学生,这一点林凡的父亲可以证明,林凡的父亲作为学生家长代表曾一次次作为学生家长代表出席过学校的家长会并在那里做过多次的发言。

    这次回来之前,林凡的班主任老师曾找林凡谈过话。

    “你是走这条路的人,把你父亲请到我这里一趟。”

    林凡和父亲讲了,父亲没有说话也没有去见老师。只是后来说:“哪条路也能生活,又不是非读书才能生活。”

    林凡内心里是想读书的,林凡曾是许多人羡慕的对象,林凡学习刻苦而勤奋,成绩优异,只是这半年来失眠和营养不良紧紧困扰着他,从而严重影响到他的临场发挥,致使成绩令他本人也惊诧不已。

    林凡无法再与父亲谈读书的事,村里有好多同龄人小学没有上人家也开始挣养家了,能说什么呢,在父亲心里很对得起他了,再说兄妹三个,只有他在读书,他可是家中的老大,不能再说什么了。

    对于林凡来说,他的成绩是能走委培或代培的,可得找人家教育局,托关系还得花钱,这些都不能再抱有幻想了,对于父亲这些都超出范围了。林凡所处的年代是国家统一招生包分配的时代,这个时期有单位委托和代为单位培养这种做法称之为委培或代培。

    林凡的心里很痛,压力是来自多方面的,一方面,同班同学如李森
-->>
m.qishu996.com
(本章未完,点击进入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